分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裂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浪子燕青不好女色因实为卢俊义家养娈童

发布时间:2020-02-26 17:43:34 阅读: 来源:分裂机厂家

“浪子”燕青不好女色:因实为卢俊义家养娈童

梁山好汉,不近女色。一近女色,便不是好汉的勾当。

网络配图

水浒传写到一半(六十回),引出了卢俊义。这卢俊义也是个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的人,却与燕青的关系非同一般。

你先看“燕青”这个名字,男不男,女不女的。你再看他的绰号,不叫别的,偏偏唤做“浪子”。

“浪子”是什么意思呢?浮浪子弟的意思。一般是指不受道德约束的人,尤其是指不务正业过着放荡生活的人。

燕青是这种人吗?一点也不像。那他究竟浪在哪呢?

小说第八十一回,说大宋第一美女李师师看上了燕青,就用酒灌他。燕青被央不过,只得陪侍。

“原来这李师师是个风尘妓女,水性的人。见了燕青这表人物,倒有心看上他。酒席之间,用些话来嘲惹他。数杯酒后,一言半语,便来撩拨。燕青是个百伶百俐的人,如何不晓得。”

燕青晓得归晓得,就是不动心。

李师师又与他同吹一萧,之后一定要他裸露身体,看他的花绣。

燕青笑道:“怎敢在娘子跟前掀衣裸体!”李师师定要看。燕青只得脱了下来。李师师看了,十分大喜,把尖尖玉手,便摸他身上。燕青慌忙穿了衣裳。

燕青与第一美女独处一室,在裸体被摸的情况下,依然还能不为所动。这个定力非同一般。可见他与“浪”毫不沾边。所以作者赞道:

网络配图

“因此上单显燕青心如铁石,端的是好男子!若是第二个在酒色之中的,也坏了大事。”

梁山那么多好汉,若是派第二个人来,就要坏事了,只有燕青真正抵得住美女的诱惑。莫非他这个男人不正常?

尽管花魁师师有情,怎奈浪子燕青无意。细读《水浒》,燕青做事一直小心谨慎,一直忠于主人。却是半点浮浪也没有的。

所以,“浪子”这个绰号起在燕青身上,就真是有些蹊跷了。

那么,他这浪又是从何说起的呢?燕青究竟浮浪在哪儿呢?我们先来看燕青在卢俊义家里的地位。

“原来这燕青是卢俊义家心腹人。”可见燕青与卢俊义的关系非同一般。

燕青自小父母双亡,卢员外家中把他养大。家中所有人“做两行立住。李固立在左边,燕青立在右边。”可见李固、燕青这两个人是卢俊义的左膀右臂。一人之下,众人之上。

李固、燕青,同样的级别。李固在卢员外家里是做什么的呢?

这李固原是东京人,冻倒在卢员外门前。卢俊义救了他性命,养他家中。能写会算,教他管顾家务。五年之内,抬举他作了大都管,手下管着四五十个行财管斡。

那么,燕青在卢员外家里又是管什么的呢?很奇怪,不知道他做什么。既不跟卢俊义外出做生意,也不在家里管帐目财务。白养了一个漂亮小伙。成为他的心腹人,与大都管平起平坐。

卢员外这样称呼他:“怎生不见我那一个人?”称燕青为“我那一个人。”这关系真是太微妙了。

卢员外不高兴的时候,“一脚踢倒燕青,大踏步便入城来。”又完全没把他当数。

看到这里,读者朋友大概也猜出来了,这燕青莫不是卢员外养的一个“娈童”?是的。燕青正是卢员外养的“娈童”。

娈童,为被猥亵的美少年之意,是给主人性侵犯的对象。也作男妓解。为一种不良的同性性行为。

网络配图

不过,在明朝并不以“好男色”为耻。玩弄男童,既可以满足畸形的性欲,又可以以道德楷模自居(所谓不近女色),不受法律惩罚,不受道德谴责,在当时是一种时尚。娈童长大到一定年纪后,可以自然脱离关系,也并不特别受歧视。

这燕青,就是卢员外家养的“娈童”。从哪可以看出来呢?你看:

燕青出场时的描写:

“带一顶木瓜心攒顶头巾,穿一领银丝纱团领白衫,系一条蜘蛛斑红线压腰,着一双土黄皮油膀胛靴。脑后一对挨兽金环,护项一枚香罗手帕,腰间斜插名人扇,鬓畔常笄四季花。”

“唇若涂朱,晴如点漆,面似堆琼。有出人英武,凌云志气,资禀聪明。仪表天然磊落,梁山上端的驰名。伊州古调,唱出绕梁声。果然是艺苑专精,风月丛中第一名。”

这两首词,具有很浓烈的脂粉气。燕青喜欢女装,红线压腰,香罗手帕,鬓上插花,唇涂口红。分明描摹的是个女人,卢员外把他当女人养的。尤其是“风月丛中第一名”。 “风月”是什么意思,就不用我再多解释了吧。

不是说燕青喜欢出入风月场所,而是说他是风月场所(丛)中的一员:男妓。他在风月场中排第一。

再看燕青都学了些什么:

“见他(燕青)一身雪练也似白肉,卢俊义叫一个高手匠人,与他刺了这一身遍体花绣,……不则一身好花绣,那人(燕青)更兼吹的,弹的,唱的,舞的,拆白道字,顶真续麻,无有不能,无有不会。”

燕青跟卢员外学了武艺自不必说。但除了武艺外,都是学的风月场中艺妓的本事。

燕青会吹萧,会唱歌。那我们就看他都是学的些什么歌。第八十一回,燕青见到了皇帝。李师师叫燕青唱个歌子,伏侍皇上饮酒。燕青奏道:“所记无非是淫词艳曲,如何敢伏侍圣上!”

他所学的些歌,都是风月场所里污七八糟的黄段子,淫词艳曲。所以不敢在皇上面前唱。

富豪卢员外,二十七岁才结婚,结了婚,也很少碰老婆,因为同性恋倾向,当然就不怎么喜欢女色。这也就难怪他老婆与李固偷情了。

燕青对卢俊义说:“主人平昔只顾打熬气力,不亲女色。娘子旧日和李固原有私情,今日推门相就,做了夫妻。”

你看,燕青早就知道娘子和李固原有私情,却从不对卢俊义说。可见并非绝对的忠诚,而是对主人同性恋情结的一种变态依恋。因为主人不亲女色,燕青在家中的地位才高,那当然是好。

这样就好解释,卢俊义外出,为什么一定要带走李固,留下燕青,燕青不会管账,即使请一个人来管账,也要留下燕青,因为燕青的同性恋倾向,(也说不定卢员外已经把他弄坏了),对女人无正常反应,“心如铁石,端的是好男子!”老婆自然不会后院失火。

明代小说,对同性恋描写,普遍多是夸张式的。施耐庵写的,应该算是比较隐晦文明的了。

少林与太极

中国重型装备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

时代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