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裂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煤电价格改革发现真实成本-【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6 13:44:09 阅读: 来源:分裂机厂家

煤电价格改革:发现真实成本

有消息称,新的电改方案已经完成,其中的重要一点就是要改变当前电网对输配电价的核定方式,由国家来进行成本核算。如果成行,这意味着,当前的电价定价方式将会有所改变。

马上就要进入冬季用煤高峰,但河南某国有煤炭企业煤炭销售科员老李并不兴奋,他今年的销售目标还没有完成,最后的三个月,是他最后的机会。“最近煤炭价格提了一点,但销售情况仍不乐观,去年情况不好,但还有点盈余,今年比去年要差很多。”老李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公司员工的收入已经受到影响,今年煤炭价格相比往年降了50%,我们的工资也消减了10%-20%不等,连井下工人的工资都降了。”

去年以来,煤炭行业结束了价格一路飙涨的黄金十年,煤价开始持续下滑。一直备受煤价困扰的电力行业则变被动为主动,从“到处求煤”变为“挑煤挑价”。面对这种转变,沉默多年的煤电联动机制迎来了最好的修改时机,煤炭双轨制也借机终结。

面对一系列疏通煤电关系的价格改革,双方的经营压力理应缓解,但实际上,不仅煤炭企业依旧叫苦连天,电力企业也表示一肚苦水。

马可(化名)是湖南某五大电力公司下属火电厂的一名负责人,她告诉经济观察报,“虽然煤炭价格下降了,但今年的用电量明显下降,机组的利用小时数也下降明显。”“今年湖南省的工业经济不是很好,工业用电明显减少,火电经营依旧很困难。”马可还表示,“最近全国范围又要下调上网电价,这真是雪上加霜。”

一边是煤炭企业、一边是火电企业,一边是市场的煤、一边是计划的电,价格改革夹在中间,一个个问题接踵而来。

煤电皆抱怨

“上半年我有三个月没有完成任务。”老李所在的公司主要负责炼钢用煤和电煤的生产和销售,他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现在钢厂都不是很景气,很多钢厂库存都有积压,这些库存不消化掉,就只能减产和停炉检修,他们一检修,下游的煤炭企业就断了生计,目前来看,今年煤炭肯定是亏损。”

据他介绍,现在处于关键期,此前和钢厂、电厂签订的合同基本上已经不管用,“之前煤炭企业在煤炭供不应求时是发不够指标,现在是求着对方消化指标,我最惨时上半年有个月没有一列任务量。”

不仅是煤炭,在以往煤炭价格高企时连呼亏损的电企也并没有因煤炭的价格并轨和下滑而停止倒苦水。

某五大电力集团湖南省分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煤价虽有下降,但仍高位运行,1—3月,入炉标煤单价是887元/吨,含税1020元/吨,这导致火电价格的边际利润空间较小,无法弥补固定成本费用,度电亏损达1.58分。”

与此同时,该负责人还称,“受宏观经济疲软、水电大发、外购电增加的影响,火电产能释放严重不足,1—3月,公司火电机组利用小时减幅23.46%,累计完成发电量同比减少23%,因此导致单位固定成本升高。”

马可所在的火电厂也在湖南,她也表示了受经济影响,用电量减少导致发电量减少的情况。“最近全国范围又要下调上网电价,现在电厂本身火电利用小时就严重偏低,没有任何盈利空间支撑降价,一旦降价对湖南的火电企业将是致命打击。”

据了解,本次调整电价的原因有二,一方面,国家发改委日前调整了可再生能源附加标准,由此前的每千瓦时0.8分钱提高到1.5分钱,由于不改变销售电价,所以将通过调整上网电价来消化0.7分钱的标准增加,另一方面,由于煤炭价格的持续下滑,已经达到去年年底发布的新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的启动条件,按照上述机制,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不管是那种原因,都意味着火电企业要消化掉下降的价格。

“上网电价下调对煤炭企业或者煤炭价格来讲,其实没有多大影响。”老李表示,“现在煤炭行业的问题在于需求不足,降低上网电价,只能让电厂的积极性下降,煤炭需求会更加不足。”

而这也正是计划电与市场煤的症结。“由于价格受调控干预,电价无法传导向终端电价,导致价格不能反映正确的市场供需,所以由火电厂买单它只能抱怨,用电企业也无法享受到煤炭价格下滑带来的电价下滑”福利“,所以经营也不能有所起色,用电和煤炭采购也没有起色,在同一个链条上,煤炭企业也由于计划电的原因,虽然已经市场化,但也无法反馈和接收到市场的波动信号,市场也变得不真实。”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分析称,“所以下一步能源价格改革,要实现市场化,定价的机制的改革是绕不过去也不能回避的坎儿”。

改革抉择

“煤和电都在诉苦,但是,我们无法分辨他们诉苦的数据哪些是真,哪些是假,重要的是,放在那些决策部门案头,作为改革依据的数据,是否是真实的数据?如果这些数据没有滤去水分,改革很可能走偏。”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所以,价格改革的首要之举就是信息公开,让垄断的能源企业公开成本数据,接受政府部门和公众的监督,使得价格改革能够正确反映它所发生的全部、真实的成本。”

有消息称,新的电改方案已经完成,其中的重要一点就是要改变当前电网对输配电价的核定方式,由国家来进行成本核算。如果成行,这意味着,当前的电价定价方式将会有所改变。

当前,中国的电价体系为两头核算,即由政府拟定销售电价和上网电价,中间差价为作为电网利润的输配电价。如果按新的电改方案,定价机制将有所变化,即要厘清输配电价的成本,在上网电价的基础上,累加输配电价,形成面向居民和工商业企业的终端销售电价。

“电价改革首先就是要对输配电价进行定价,之后就是要改变政府定价的机制,要放开定价。”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史丹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让价格和市场进行良性循环,市场反映价格,价格反映市场,双方都能接收到正确的反馈信号。”

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或许将是价格改革推向深层次的契机。“资源品价格改革几乎每年都在推,但是进展都不是很大,但近一年多来,取消了电煤价格双轨制、修改了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完善了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放开大用户直购电试点的审批等,种种信号表明,资源品价格改革的纵深推进或将成真。”

回收冻干机

防爆数码摄像机

钢铝复合暖气片